97人人模人人爽视频一区二区&久久亚洲这里只有精品18&日本亚洲欧洲无免费码在线&国产亚洲精品综合一区

        <bdo id="etddr"><dfn id="etddr"></dfn></bdo><tbody id="etddr"><div id="etddr"><address id="etddr"></address></div></tbody>

        <menuitem id="etddr"><optgroup id="etddr"><dd id="etddr"></dd></optgroup></menuitem>

        <track id="etddr"><div id="etddr"></div></track>
        <bdo id="etddr"><optgroup id="etddr"></optgroup></bdo>
        <nobr id="etddr"></nobr>

        1. <track id="etddr"></track>
            1. <tbody id="etddr"></tbody>
              <tbody id="etddr"></tbody>
                      <menuitem id="etddr"></menuitem>

                        新龍門客棧:專訪香港武俠配樂大師胡偉立

                        2012年05月17日 http://www.respirs.com

                        港片 配樂 胡偉立 武俠

                        瀏覽(8479)

                        我要評論(0)

                            從去年底上映的《龍門飛甲》到持續被追捧的復刻版《新龍門客?!?,延續數月的“龍門”熱潮映照的不僅是觀眾經年未變的武俠情結,也連結起一幅貫穿江湖20年的武林畫卷,尤其是徐克導演將“新龍門”的音樂制作人胡偉立重請出山,操刀“飛甲”—以致熟悉的《小刀會》音樂再度響徹影院,所有人都驚覺,世事萬變江湖仍可再現。不過對于幕后操盤手年逾75歲的胡偉立來說,他倚靠音樂制造的光輝可比20年風云變幻長遠得多,從TVB到港片,凡有民樂處,幾乎就會留下胡偉立的痕跡。
                         

                        配樂大師胡偉立
                        配樂大師胡偉立

                         

                            黃霑還未見胡偉立時,聽到他為《鹿鼎記》寫的《開心做出戲》,京韻十足,心底還納悶,毛頭小伙子竟寫得了如此原汁原味,卻未想,胡偉立到香港,重打江山,已經50歲。盡管在錄像廳文化熏陶出來的港劇迷記憶里,胡偉立的故事怎么都要優先從香港篇講起,不過不妨回顧一下之所以成就為一年能寫掉20部港片的胡偉立,需要探尋一下他完全不同的音樂起航。胡偉立從小家境優渥,父親是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回國后在國民政府交通部擔任技術官員,因看不慣國民黨的做派辭官從商,家里購置的手風琴、鋼琴都成為胡偉立的兒時“玩伴”,竟也能無師自通,母親是京劇票友,因為抗戰,顛沛流離的生活又令他很早就接觸了各地民間戲曲。中西合璧的教育傳承極大程度擴寬了胡偉立的音樂眼界,大學二年級便創作小提琴曲《農村小調》,拿了人生第一筆稿費50元。去香港前,他已經寫過十多部電影配樂,以及一些電視劇音樂。
                         

                            南都娛樂:50歲過香江后做的影視配樂,完全不同于在內地教書創作的日子,有沒有像另一個人生?
                         

                            胡偉立:其實是一個人生的兩個階段。(笑)我覺得只不過是電影這個媒體比較吸引人眼珠,其實我以前的作品,像1966年學習焦裕祿,我就寫了一首《歌唱焦裕祿》。作為一個創作者,你要獨立思考,你要有自己想法,但你也要換位思考,你要想想老百姓喜歡的娛樂。
                         

                            南都娛樂:那你認同當時香港的流行文化嗎?
                         

                            胡偉立:為什么有時候覺得香港電影特別無聊,如果是你在香港生活了以后,你會發現那種壓力……那真每個人都是玩命對付。強節奏的時候,你還跟他去講讓他動腦子?不,他們看了哈哈一笑,過癮!要不就看三級片,發泄完就算了嘛,回去睡一覺,第二天再接著那么干。它是松弛的一種辦法,干嗎要那么深沉呢,咱們一來一個長鏡頭拖那么慢……
                         

                            南都娛樂:內地的電影音樂創作,跟在香港創作的那些區別有多大?
                         

                            胡偉立:截然不同,國內它是文藝范兒的,1982年有一個電影叫《金鹿》,我讓蘇小明唱了一首《美的歌》。那時候有人說這是靡靡之音,后來在北影黨委討論,北影廠長汪洋,還有他們的顧問鐘靈,聽了以后說“我們覺得很好啊”,我說《金鹿》就講一個先進工作者,他喜歡美的歌,喜歡穿美的……我寫歌是根據這個主題來寫的,那時候三中全會已經開了,當時這種頑固勢力還是深入人心的,“凡是派”還是蠻有勢力的。香港就完全不一樣,香港導演,除了徐克、杜琪峰和周星馳,其他導演都是我說了算。
                         

                            南都娛樂:徐克、杜琪峰和周星馳這幾位導演都什么要求?
                         

                            胡偉立:你知道我第一部電影的導演是誰嗎?崔嵬。電影叫《山花》,是《青春之歌》的班子,拍了四年,寫山西風情。(拍這么久?)因為江青要改。所以我說經過江青以后,像杜琪峰、徐克……都不算什么了。那個是提著腦袋,不過你別說,江青有些點子提得相當專業。當然了,也有她的胡攪蠻纏。
                         

                            嚴苛導演們的御用配樂
                         

                            “我對杜琪峰說,‘你沒音樂天賦,好好拍你的戲吧’”
                         

                            胡偉立與徐克、杜琪峰、周星馳都分別合作過十多部電影,出了名的有要求導演與胡偉立之間自然擦出不少經典火花,比如《唐伯虎點秋香》那段天外飛仙的打擊樂,便是胡偉立一個晚上熬出來的。而多年后,徐克依然要找回他創作《龍門飛甲》,你自然可以解讀為懷舊情結,卻也從某個層面反映了人才凋蔽無力傳承的現實困境。
                         

                            南都娛樂:在香港你的事業也是從TVB起步的,跟徐克導演他們都是在TVB就認識的么?
                         

                            胡偉立:跟杜琪峰是。那時候拍《僵尸奇兵》,監制是王天林,我跟他都是上海人,所以我們倆就特別投緣,杜琪峰是副導。我配了有三場打的戲,我是這么設計,第一段畫面是照著正常的香港喜歡打斗戲的配樂;第二段,因為它的刀劍的撞擊和動跳的聲音已經很多了,很強了,我就想突出效果,在某些張力的時候,我給它起重音,最后一段,是有犧牲的東西,我就用了一段很抒情、很悲情的音樂去襯托,這個片子還有個副導是游達志。
                         

                            南都娛樂:現在他也是銀河印象的中堅導演了。
                         

                            胡偉立:對,很有名的導演,他當時就說,胡先生,我們這兒還沒有這樣配過。我說,沒什么關系,我看看觀眾接受不接受,香港都是“咚咚咚”都一樣的,而我這三段打斗,提供一個立體的信息。杜琪峰一聽了以后,他以后所有的戲就都找我配(樂)。
                         

                            南都娛樂:在TVB時有感覺到杜琪峰會成為這么大的導演嗎?
                         

                            胡偉立:我在那時候就看好他。他那時候跟我學了差不多有一年的鋼琴。他弟弟跟我學小提琴。當時在邵氏那間屋子,他買了臺鋼琴。我說,“算了吧,你哪有時間練琴???”
                         

                            南都娛樂:他是這方面有天分嗎?
                         

                            胡偉立:沒有。我直接說的,“你好好拍你的戲吧。”
                         

                            南都娛樂:可是他給《烽火佳人》寫過歌。
                         

                            胡偉立:當時也是他弄完電影找我來配樂,他就在那兒哼,我說,哎,這挺好,把這記下來。他寫出來,我給他修理修理。完了編曲我給他編。但的確那歌挺好的。
                         

                            南都娛樂:跟周星馳合作《唐伯虎點秋香》是最痛苦了吧?據說他都是先胡搞一通然后找您配樂?
                         

                            胡偉立:你說的是那段打鼓說唱的戲。那是他們沒有按工藝步驟來做,按說應該是他們放音樂,他跟著這個節奏打,結果他是先胡打一通,這讓我怎么配???我說這不是效果配嗎?結果他說不是效果配,效果說要音樂配。好就好在他還有快板。后來我夜里兩點收工,7點鐘洗個澡,吃了早飯,9點鐘到那里開工,已經把東西交給他了。那時候正好一個歐洲代表來參觀,一看直呼impossible。憑良心說,這三個導演(指杜、徐、周)對我特別特別好,他們對我的學生要比我折磨得更多,我在邊上的時候,我還能護著他們。我離開時,就對學生們說,你們好自為之吧。(笑)
                         

                            南都娛樂:周星馳跟你聊音樂嗎?他生活里據說很悶?
                         

                            胡偉立:不怎么講話,但有時候也很瘋。他有次突然說,“胡生,你這個辮子解下來,甩一下。”我就甩一下,我那個頭發比現在還長。他又問,“你能不能(用它)打?”我說“干嗎要我打,你們給我上?。ㄐΓ?。”
                         

                            與歌星“一起走過的日子”
                         

                            “劉德華開始想拿掉那段二胡”
                         

                            盡管在胡偉立眼里,杜琪峰是個沒音樂天分的學生,但杜琪峰卻非常信任胡偉立的創作,胡偉立做第一部香港電影配樂,便是杜琪峰自己公司的《沙灘仔與周師奶》,梁朝偉主演。接著第二部就是《至尊無上》,胡偉立創作了主題歌《一起走過的日子》,就這樣把劉德華給推出來了。
                         

                            南都娛樂:《一起走過的日子》一開始就定了讓劉德華來唱嗎?
                         

                            胡偉立:一開始就定他,他那時已經有十幾張唱片了,但所有人都說他唱功不好,唱片沒一張賣得動,我聽了他的歌以后,我先分析他的(嗓子)哪部分最好,所以我那個歌的音域是不寬的。我就要拿他最漂亮、最能發揮的一面。
                         

                            南都娛樂:那劉德華是一聽到這首歌就很喜歡嗎?
                         

                            胡偉立:他的監制特別喜歡,我一給DEMO,那個監制一聽,就斷定這首歌一定會紅。劉德華也很喜歡,可是他不喜歡那個二胡。我說別的能改,這段二胡不能改。
                         

                            南都娛樂:您怎么說服他?
                         

                            胡偉立:不用說服,我說您要就要,要就得加這個二胡,這段二胡到后來一出來的時候,是最能打動人的。我就覺得現在的人做音樂,搞得很復雜很復雜。打動不到人,是不是?真的好音樂,就一句。要是黃霑那個《笑傲江湖》,作為現在音樂學院學生交給他們老師的話,肯定給罵的。有時候很簡單的東西可以包括很多內容,很多很復雜的東西里面是沒內容的,我就講三句話能講清楚的東西,讓某些教授300句講糊涂了。
                         

                            南都娛樂:是不是還教過楊采妮怎么唱歌?
                         

                            胡偉立:我們一塊搞《梁?!?,《梁?!酚幸欢胃星閼?,我就寫了音樂,就那個《你你我我》。黃霑一聽,“哎呀,這首我給它寫個情歌吧。”我跟徐克就特別興奮,然后就準備讓吳奇隆跟楊采妮唱。我說行不行啊,楊采妮從來沒唱過歌。后來帶過來看看,唱唱,還真是不行的。
                         

                            南都娛樂:怎么個不行法?五音不全?
                         

                            胡偉立:還不是五音不全,就是她不知道怎么唱。很緊張。根本不識譜,香港很多歌星都不識譜。我跟她說,別緊張,我就唱一句,很簡單的旋律。完了以后,我跟黃霑說,把幾段高音讓吳奇隆唱,給她找到一個她的調,讓她最發揮得出來,給她曲子。結果,放開,用氣,頂,把它連起來,不要把它唱得一節一節的,到我家來教了3次,我說行了,我給你100分了,你去唱吧。其實也就70分。
                         

                            南都娛樂:后來她都出專輯了。
                         

                            胡偉立:當然了,有錢賺干嗎不賺。所以,她特別感謝我,那次我去香港,徐克把我兩個學生羅堅、黃英華都約出來吃飯。采妮也想來,但她說實在有事,還專門給師母訂了個蛋糕,我特感動。
                         

                            南都娛樂:你是不是還挺喜歡給郭富城寫歌的???因為欣賞小美嗎?
                         

                            胡偉立:對,是小美來找我,當時郭富城也在TVB,那幾個歌都是TVB電視劇的。黎明后來也叫我寫,我實在沒時間了,分身乏術。其實我比較喜歡張學友……因為他們那已經有寫歌班子,香港講圈子,我這人就從來沒有圈子,在我這行里頭,我算低調的了。
                         

                            南都娛樂:這些跟你合作的歌手里您最喜歡誰???
                         

                            胡偉立:歌手里跟他們個人關系要說比較近的,還是劉德華,劉德華對我一直很尊敬,每次吃飯、開會,都使勁把我拽到他邊上坐著。
                         

                            不重復不跟風創作原則
                         

                            “我媽生我下來就沒這種媚骨”
                         

                            有趣的是,《一起走過的日子》并沒有令胡偉立從此變成歌壇紅人,個中理由跟他每一次“主動離開”的原因相同,那便是不想重復自己的東西,也不愿意隨大流,而這種重復性流水作業不僅是當年香港電影圈的風氣,如今內地的影視圈也屢見此苗頭,有鑒于此,自胡偉立1997年退休移民加拿大后,就鮮再出山,僅與徐克有過不多的友情合作。
                         

                            南都娛樂:有說法稱你在TVB時開創了他們音樂部的一個時代,具體是什么狀況?
                         

                            胡偉立:當時他們的配樂是這樣的,有個唱片室,一部片弄好了以后就在里頭找,都是罐頭音樂。這是他們一個流程。結果我進TVB時,TVB跟IFPI(香港國際唱片協會)就打上官司,就錢的問題,你知道方逸華是出名的小氣,那就封殺,所以IFPI的東西都不能用,能用的就是英國的小公司。TVB每個月有新的電視劇和各種資訊節目,都需要有音樂。就那幾百張唱片,合適的也就那么幾段,你用完了,我再用。我就覺得太悶了。我自己就去買了一套設備,自己做主題歌旋律,悲傷的、憂郁的、懷念的、幸福的、開心的、打斗的,搞那么幾個。我一年要做三四千集電視劇。但我后來為什么走,因為后來爛劇太多了。我覺得不要侮辱我了。
                         

                            南都娛樂:《一起走過的日子》那么紅,是不是很多人邀歌的要求就是“給我寫一首這樣的歌”?
                         

                            胡偉立:對啊。什么東西都這樣子的。除了讓我重復,還有好多人都重復,那時候這種二胡前奏的……好多歌都有類似的影子,包括香港電影界。以前香港電影界的音樂,就是一個鋼琴,一個長笛。我在北影錄音的時候,已經用80個人樂隊。所以后來我做MIDI的時候,也是按大的交響樂這種編制來做的。為什么都找我做大片?就我可以把那個氣勢做起來,但當我做起氣勢來后,逐漸很多人就跟著這個大片的風……
                         

                            南都娛樂:那我就理解為什么沒有轉到唱片圈寫流行歌曲了。
                         

                            胡偉立:你如果是寫歌,掙錢,肯定是比寫電影掙錢。又容易,又快、又多??墒浅商熳屇ビ夏欠N東西的時候……有所為有所不為。我以前跟我們支部書記說的,就我這個智商,你喜歡聽什么,我能不知道嗎?可是對不起,我打出娘胎以后,我媽就沒生下我這條媚骨。
                         

                            記者手記
                         

                            “潮人”老人家
                         

                            雖然在電影圈胡偉立已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前輩大家,但在網絡上胡偉立卻是樂意與網友交流民樂的積極分子。他寫博客,偶爾還會跑到貼吧即興回答一些朋友提出的問題,還將多年創作拿到網上與公眾分享,鼓勵有興趣學習作曲的后生晚輩不遺余力。而2012年胡偉立先生的愿望,便是在北京、香港、上海三地舉辦個人作品音樂會,計劃與中央民族樂團合作,會收入一些耳熟能詳的影視音樂,屆時,港劇迷不妨一起重溫那些“一起走過的日子”。
                         

                            人物評論
                         

                            最無爭議的武俠聽覺大師
                         

                            讓畫面與音樂鏈接,甚至融為一體,那變幻著斑斕色彩的武俠故事,就如同美麗的風景,一幕一幕印刻在我們的腦海里。
                         

                            紙糊的窗欞,男人的辮子,醉了是為了打拳更花哨,還有姑娘永遠癡情,武術的美都是在一秒二十四格的膠片里,江湖兒女一次次見證血與情的交融……沒人知曉武俠的意義究竟為何,但它就是那樣神出鬼沒地帶領一代又一代人走過了童年、青年。我們細數武俠明星、武俠導演都會有自己的那盤菜,即便有無數交集,那也是各有所愛,比如你在李連杰和成龍之間有著黑白立判的選擇,我在徐克、胡金銓之間有喜好,但對胡偉立這個名字卻少有意外,他簡直就是武俠電影聽覺導師。
                         

                            導師不但自己卓越,他也會帶動這個行業向前?!饵S飛鴻》里胡偉立令此處“薄”聲勝有聲的境界到達了另外一種唯美,聲音的世界有了顏色;在《刀》中,胡偉立更是加劇了徐克的武俠美學,他用音樂令畫面更顯一種既游離又鋪張的美,當音樂平行于畫面,不會令觀眾產生抽離感,而是一種更加張揚的陰暗血腥美感;《東方不敗》中,那抑揚頓挫悠揚飄忽的音樂,則更像一幅山水之間的畫卷,唯美之處得益于東方傳統美學……幾乎沒有人會像胡偉立那樣精通古典與現代實驗融合之術了,不管是在內地還是香港,能將電影配樂尤其是武俠片配樂,操練出一種美學的人,至今沒有看到有后來之輩。胡偉立有傳人,但卻無人能與之并肩。
                         

                            細算起來胡偉立算不上精通各種電影配樂的匠人,他并非那種可以掌控任意題材的藝術家,在當今電影更顯其工業特質的情況下,你甚至可以從胡偉立歷年的作品中發現,其實他更像是一個執著而混沌的大師,不為外界影響,不為自己之外的任何東西創作,混沌之處他是服務于電影畫面的聽覺大師。
                         

                            如今應該不會再有多少人可以記起胡偉立上世紀80年代創作的那批電視劇配樂了,即便資深港劇迷從記憶深處打撈起那種封塵已久的回憶,也應該是破碎和簡短的。包括胡偉立先后創作過的《赤腳紳士》、《大時代》等電視配樂,雖然那自然是命題作文,但人們依然可以感覺到其個人標簽的存在。乃至胡偉立與周星馳合作過的一系列電影,《審死官》、《鹿鼎記》、《唐伯虎點秋香》、《破壞之王》、《九品芝麻官》等這些,仍舊可以看出一位聲樂大師的堅持和固執之處。
                         

                            電影配樂當然首先是一門“陪嫁藝術”,它服務于主體電影,合適其發揮的空間總會有限,個性強烈的藝術家難免在其中碰到讓自己難堪或者令對方不能接受的狀況,但如果你系統地將胡偉立從《刀》、《笑傲江湖》到《唐伯虎點秋香》、《破壞之王》這些音樂聽下來,會覺得這里面既有不變應萬變之處,也有隨遇而安的太平手段。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3
                        • 4
                        • 0
                        • 0
                        • 0
                        • 0
                        • 0
                        • 0

                        還沒有評論哦




                        ?

                        全國統一客服熱線:400-600-5012 版權所有 2005 - 2013 All Right Reserved.皖ICP備07500763號-1

                        地址:安徽合肥港澳廣場B座11層

                        分享按鈕 97人人模人人爽视频一区二区&久久亚洲这里只有精品18&日本亚洲欧洲无免费码在线&国产亚洲精品综合一区

                              <bdo id="etddr"><dfn id="etddr"></dfn></bdo><tbody id="etddr"><div id="etddr"><address id="etddr"></address></div></tbody>

                              <menuitem id="etddr"><optgroup id="etddr"><dd id="etddr"></dd></optgroup></menuitem>

                              <track id="etddr"><div id="etddr"></div></track>
                              <bdo id="etddr"><optgroup id="etddr"></optgroup></bdo>
                              <nobr id="etddr"></nobr>

                              1. <track id="etddr"></track>
                                  1. <tbody id="etddr"></tbody>
                                    <tbody id="etddr"></tbody>
                                            <menuitem id="etddr"></menuitem>